? 女处长的厕奴_好愿网_同益股份中签号_梦幻救赎_国学反科学吗?—新闻—科学网
?
 
作者:胡翌霖 來源:科学新闻科學網 www.simestates.com 發布時間:2019/1/25 12:11:10
選擇字號:
國學反科學嗎?

 

最近,教育系統內有兩件事情引起熱議:一是廣西北海藝術學院的“雷人試卷”,二是孫楠夫婦把孩子送去讀“國學班”。兩件事并非偶然的孤例,已經有評論者把它們和“權健”聯系起來,背后都體現出某種“反智主義”的泛濫,或者說公眾科學素養的缺失。

科学新闻 搞出雷人試卷的學院的某些人,一方面崇尚“女德”,另一方面認為Wi-Fi會造成腦溢血;各種國學班一方面也強調女德,另一方面則輕視數理化科學教育;權健等商家一方面打著復興傳統醫學的旗號,一方面抵制現代醫學的科學成果。

我們看到,弘揚國學似乎總是與反對科學結合在一起,如此一來,崇尚科學的人,想必是一定要反對國學了。

科学新闻 但這種國學與科學相對立的態勢本身,也許自始自終是一種錯位。所謂“國學”本應在教育系統中成為“科學”的補充,但由于一群豬隊友的努力,反而讓傳統文化變得臭名昭著了。

科学新闻 在筆者看來,傳統文化教育在中國教育體系內占據的份額不是太多了,而恰恰是太少了!而且,正是因為這一教育維度的欠缺,導致了科學素養的欠缺。

這個教育維度,在西方叫做“liberal education”,在中國被翻譯成“博雅教育”或“通識教育”,但其字面意思其實是“自由教育”。“自由教育”與“專業教育”(professional education)相對,教授的是那些并不直接指向職業或實用的東西。西方的古典文學、古代歷史、哲學傳統等等科目,都是“自由教育”中的重要環節。

“自由教育”可謂是西方人的“國學”,它源遠流長,可以追溯到古希臘的教育系統,在啟蒙時代一度沒落,而在19、20世紀又有所復興。

為什么荷馬、柏拉圖、西塞羅等數千年前的經典,仍然值得21世紀的學生們去學?而且這種教育何以能夠與現代科學并不抵觸?這就要從“自由教育”的定位說起。美國科學促進會(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給出了如此描述:“自由教育的理想是,促使人們思想開放(open-minded)并避免地方主義、教條主義、偏見或空想;促使人們對自己的觀點和判斷有所自覺,對自己的行為有所反思,意識到自己在自然和社會中的位置。”總之,顧名思義,“自由教育”的主旨是“自由”,意在培養人們能夠獨立地、批判性地思考和行動。

與此相對,“專業教育”傳授的是客觀的、有用的東西,一個受過良好專業教育的人,就可能在某一特定崗位上勝任他的工作。如果他服從安排、任勞任怨,那么他就可以做出很好的成就。但問題是,僅靠專業教育,僅靠傳授客觀的科學知識和實用的技術能力,只能培育出合格的“螺絲釘”,卻無助于獨立人格的培育。而這方面,正是“自由教育”的定位。

所以說,理所當然地,“自由教育”之所以還在教授幾千年前的傳統經典,并不是因為這些經典仍然在提供客觀的、有用的東西,并不是因為柏拉圖比愛因斯坦高明,所以我們才值得去讀柏拉圖。恰恰相反,“自由教育”的定位就是“無用”的教育,旨在讓人們從追求功利的、效率至上的工具理性主義中超脫出來,在一個不同的維度上去反思自己的位置——我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

從實用性角度看,傳統經典確實早已過時,他們都有著各自時代的局限性。而恰恰是這種時代局限性成就了它們的意義——因為我們可以通過跨越時空的對話,走進他們的時代并跳出我們自己的時代,在時代的碰撞之間,在思想的交鋒之間,在歷史長河中更恰當地定位我們所處的位置。簡而言之,閱讀古典不是為了否認進步,而是為了理解進步——我們不滿足于只做一個被時代浪潮裹挾著前進的身不由己的螺絲釘,而是需要獲得更超然的視野和更寬闊的胸懷。那么,在專業教育之外,通過自由教育去接觸古代經典,就成了教育體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了。

而這種定位下的自由教育,自然也不可能與現代科學發生沖突。因為人們一開始就并不否認科學技術的實用性和有效性,而是說,恰恰是因為現代科技“太有效了”,因而讓功利主義壓倒一切,讓人們滿足于工具理性而放棄了反思和批判。人們致力于不斷提升效率,卻忘記去反省初衷和目的。比如在基因技術等領域暴露出來的問題:中國人在不斷提升技術能力方面并不落后,但是在究竟為什么要發展這一技術的人文關切方面,卻缺乏反省。

說到這里,我們立刻發現許多人對“國學”的定位恰恰相反——學習傳統文化并不是旨在培養“自由”,反而總是為了培養“順從”;而抵制現代科學也并不是因為“反對效率至上主義” ,相反,他們總是認為自己的產品比現代科學更加“有效”。

我們亟需發展“自由教育”,而中國人的“自由教育”自然不能也是只去讀柏拉圖和西塞羅。一個中國人想要去定位“我們從何處來”,想要在歷史和世界中找到自己的定位,自然也需要去理解自己的傳統文化,去閱讀中國的古典著作。但是這些教育的主旨是自由而非順從,在這個意義上,“國學”的復興甚至還沒有開始。

(作者單位:清華大學科學史系)

 
 打印  發E-mail給: 
    
 
以下評論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不代表科學網觀點。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雪龍”號離開中山站返航回國 美飛行器兩次對嫦娥四號探測器成像
“協助遷徙”能否拯救帝王蝶 你的朋友“出賣”了你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一周新聞評論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