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yy.17.com_武林外传兵不厌诈_八福晋的奋斗_π组合_中国硬科幻曙光已现,但还需再等一等—新闻—科学网
?
 
作者:韓揚眉 來源:科學網 www.simestates.com 發布時間:2019/2/10 8:39:08
選擇字號:
中國硬科幻曙光已現,但還需再等一等

 

截至2月9日,短短5天,影片《流浪地球》票房已突破15億。帶著“劉慈欣”“吳京”“好萊塢水準”等標簽,從超前點映到首映,再到正式上線,影片口碑一路高歌猛進。

還未在影院正式上映,《流浪地球》已成為了中國科技館首個收為館藏的電影作品。上映后,《紐約時報》稱其“標志著中國電影制作新時代的到來”。

然而,“叫好”聲中也伴有質疑與“吐槽”,有觀眾表示煽情太硬太尬、劇情邏輯不夠清晰,也有專家認為科學上有漏洞。

科幻的“硬”與“軟”

攜帶30萬噸燃料的超大型“領航者號”空間站、工業機械化運作的地下城、威猛“炫酷”的行星發動機及其噴射的藍色強光柱、被冰封的地表,以及洛希極限、重元素核聚變等科學名詞......

如此置景與制作,無論是媒體、影評人,還是科幻迷和普通觀眾,都給予《流浪地球》“中國首部硬科幻”的超高評價。

“從科幻和高科技影片的角度,過去,中國電影的熒幕塑造是很不成功的。而《流浪地球》對科技感和未來感的呈現、特效制作上是非常成功的。”中國科學院空間應用工程與技術中心高級工程師饒駿告訴《中國科學報》,這與充滿高科技元素的一線好萊塢科幻片可分庭抗禮、并駕齊驅,甚至水準在其之上。

科幻電影有“軟”和“硬”之分,在科學家們看來,《流浪地球》或許暫時還不能冠以“硬科幻”之名。

“硬科幻與軟科幻之分在于科技含量的多少。”中科院國家天文臺研究員茍利軍告訴《中國科學報》。

在饒駿看來,硬科幻應是有某一科學原理或技術為主題或背景,主要情節推進、場景表現、道具細節應相對嚴格遵循現有物理法則,符合工程技術的應用情況和發展趨勢,特別是各項技術之間的平衡配套展示,這個是幾乎硬科幻最容易產bug的地方,做到位了才算“硬科幻”。而軟科幻不是很注重技術、科學原理本身,甚至與科學技術關系并不大,而是在未來場景下,面對未知人性的變化,“而《流浪地球》的‘硬’,更多的在于特效、背景和道具所呈現的科技與工業感上。”

科幻電影之“科學”

電影《流浪地球》一開始就交代了人類與地球“流浪”的原因:在不遠的將來,將有一場巨大的宇宙災難發生,由于“氦閃”發生,太陽急速衰老膨脹,地表被冰封乃至被吞沒,人類必須尋求新家園。

原著對太陽“氦閃”如此解釋,太陽內部氫轉為氦(過程伴隨能量釋放)的速度突然加劇,經巨型計算機計算,太陽的演化已向主星序外偏移,氦元素的聚變將在數秒內傳遍整個太陽內部,太陽將發生一次“氦閃”劇烈爆炸,地球將在其內部運行。地球面臨被氣化。

天崩地裂的特效,驚心動魄地觀感,影院觀眾不時地發出“驚恐”之聲。

但在航空航天領域專家看來,人類完全不用驚恐,太陽“氦閃”發生的概率非常小,“但通過知道氦閃這樣的宇宙級天災,或許可以吸引人多關注一下地球所處的空間環境,特別是地球萬物的‘衣食父母’——太陽的狀況,由此吸引更多人熱愛科學,去從事航天探索或者空間科學工作,為開拓人類未來更廣闊的生存空間做準備,這其實是科幻電影的社會價值。”饒駿說。

面對正在發生的災難,人類暫居地下城,并開啟救援行動第一步——在各大陸板塊布設地球發動機使地球停止自轉。“領航員號”空間站執行“火種計劃”,彌補流浪地球計劃失敗。

受訪專家表示,從現有的科學認知,以及人類的科學突破和工程技術的發展來看,建設行星發動機、地下城、領航者級別的空間站,甚至已超出了人類未來數百年的全部技術、資源、力量所能夠實現的范圍。

科學性與工程可操作性都值得商榷,那如何看待科幻電影中科學技術成分?茍利軍認為,之所以稱之為科幻,有科學,有幻想,但并非所有的科學都要符合現有的認知水平和原理。

過去,太多的玄幻、仙俠、宮斗影片充斥熒屏,《流浪地球》的出現讓人耳目一新,邁出了中國科幻電影的一大步。

《流浪地球》編劇、制片人龔格爾告訴《中國科學報》,在編劇過程中接觸了不少天體物理、理論物理方面專業人士,他們都對科幻抱有相當的寬容心。“科幻作品需要做到邏輯自恰,其次遵循基本的科學原理。在此基礎上,展開想象,以精彩的劇情,向觀眾展示一段動人的故事。盡管我們的故事不能做到完全科學嚴謹,但對于激勵大眾對于科學領域的關注與討論,有促進作用,這也是我們制作科幻電影的初心。”

“未來,科幻電影要與科學結合起來,尤其是在科技創新成果涌現,迫切提高全民科學素養,培養和熏陶科學精神的歷史關頭,中國需要‘泛科幻’的影視作品,用各種形式展現科學,展示第一生產力對人類生活的影響,甚至哪怕是幻想也好。”饒駿說。

中國特色之“空間故事”

《流浪地球》有亮點、槽點,也有很多淚點。

劉啟對執行太空任務的航天員父親的不理解以及父親犧牲時的悲慟;生死關頭,中國航天員在小家的父子情與“大家”的人類命運之間選擇后者;寵愛孫子孫女的姥爺付出了自己全部的情感和生命;即使有犧牲也要堅定目標,執行任務的地球聯合政府軍人......

與歐美科幻片所呈現的英雄主義、個人主義不同,《流浪地球》表達是“中國式”的。

饒駿高度評價為這是唯一一部講好了中國人自己的空間科學故事的影片。在他看來,盡管與原著相比,幾乎80%的電影情節是全新的再創作,但這種創作并非是元素毫無邏輯的堆砌。“非常具有中國特色,在災難面前,中國人的思維方式、心理活動、個人故事就是這樣的,換作外國人就不是。”

中國影視劇多以“大團圓式”或是“希望”式正能量的結局,這一點,《流浪地球》也未免俗。龔格爾告訴記者,《流浪地球》的主題是“希望”,描繪的是人類這一誕生在太陽系的渺小物種,在茫茫宇宙中的自強不息。

“這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式的話題,災難是人類共同面對的,在生死存亡之際,最終整個人類還是應該聯合起來解決問題。”茍利軍說。

 
 打印  發E-mail給: 
    
 
以下評論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不代表科學網觀點。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雪龍”號離開中山站返航回國 美飛行器兩次對嫦娥四號探測器成像
“協助遷徙”能否拯救帝王蝶 你的朋友“出賣”了你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一周新聞評論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