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玉巫婆的老酒_李颖芝浴照_坏蛋内传全集_少妇遇到兵_“80后”站长王建平:我在祖国的西陲仰望星空—新闻—科学网
?
 
作者:陳聽雨 來源:新華網 發布時間:2019/2/11 15:52:45
選擇字號:
“80后”站長王建平:我在祖國的西陲仰望星空

 

新華網2月11日電 題 : 80后”站長王建平:我在祖國的西陲仰望星空
 
新華網記者 陳聽雨
 
2019年初,空氣中提前有了春暖花開的味道。
 
目標地點,位于北京東北部的中國科學院空天信息研究院。采訪對象,中科院空天信息研究院高級工程師、中國遙感衛星地面站喀什站站長王建平。
 
在趕赴采訪的路上,我不斷想象,一個“80后”的遙感衛星地面站站長,會是什么范兒的?少年老成?成熟持重?孤傲高冷?
 
都不是。
 
初見面,王建平一把接過我們沉甸甸的攝像設備,扛在自己肩上。微黑的臉龐洋溢著笑容,眼鏡片后是純凈透徹的目光,真誠、質樸和友善自然而然地流淌。
 
我想,這應該是一位身先士卒風格的基層團隊帶頭人,一個既能承受壓力又踏實可靠的科研工作者。
 
我沒有猜錯。
 
“站長必須以身作則,才能帶領好大家”
 
王建平在中國科學院空天信息研究院。新華網 周靖杰攝
 
“我在沒當站長之前,是純粹搞技術的。曾經以為,作為站長,只要對各個系統非常熟悉,技術水平足夠,做好業務督導,就OK了。真的上任以后,才發現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對從技術轉型管理后經歷的“蒙圈兒”,王建平沒有回避,坦然面對,重新出發。
 
他說,在業務方面,每年都有各種衛星發射升空,技術指標都不同,站長就要帶領大家去學習新知識,掌握新技術,不斷提升整體業務水平,確保各類重大任務順利進行。
 
從人員管理的角度講,要根據大家的專業知識、業務能力、技術特長,安排不同的崗位,確保喀什站的團隊綜合能力發揮到最佳水平。
 
站長還要操心園區的管理和建設,喀什地處祖國西部邊陲,自然條件相對艱苦,要保證大家能在喀什站安心工作,扎根西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工作,還要讓大家盡可能的吃好、住好、生活好。
 
王建平介紹,喀什站是全年365天、每天24小時業務無休止運轉的單位,沒有節假日,就是大年三十、大年初一也得有人值班。“作為站長,必須以身作則,才能帶領大家。你說大年三十晚上你都不去值班,別的同事怎么能去值班,對吧?所以,基本上每年春節的大年三十我都去值班,接收衛星數據,我們大家要在一起。”
 
“崗位轉型以后,我也是從技術上獨當一面變成什么都不懂,又開始重新學習,好多事我以前沒經歷過,沒有經驗可談,都是從零開始,這是一個復雜的學習過程,也是一個不斷和大家交流的過程,關鍵是要把大家的思想統一到一塊兒,在一定范圍內能形成共同的認知,共同的目標。”王建平說。
 
“我們的字典里沒有大概、可能、差不多”
 
王建平在中國遙感衛星地面站喀什站工作。受訪者供圖
 
每當在新聞中看到火箭發射成功,將衛星送入預定太空軌道的消息,接著便是掌聲和歡呼。大家會跟著長出一口氣,覺得大功告成了。
 
“這并不是故事的結局,而只是開始。”王建平說,其實,衛星發射成功進入在軌運行后,最關鍵的任務就是由地面接收站完成對衛星下行數據首軌的接收。只有當首軌數據接收成功后,衛星才算真正開始了自己的“職業生涯”。
 
作為祖國最西部的城市,喀什在接收衛星數據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中國遙感衛星地面站喀什站的建成,填補了我國西部民用衛星數據獲取的空白。
 
暗物質粒子探測衛星、量子通信衛星,這些我們耳熟能詳的多顆衛星數據首軌接收任務和在軌測試任務,都有喀什站的身影。
 
2015年,喀什站成功接收到暗物質粒子探測衛星“悟空”首軌X頻段下行數據。2017年,喀什站成功接收到了“慧眼”衛星的首軌下行數據。2018年,喀什站成功接收高分一號02、03、04衛星載荷實時成像數據,“張衡一號”衛星數據……
 
王建平說,由于衛星數據接收任務是“不可逆”的,所以每次數據接收都不允許有絲毫差池,一旦錯過就無法補救。
 
“衛星是高速運轉的,在太空中的運轉速度接近于一秒鐘7.9公里。所以,我們一毫秒都不能差,差一毫秒,衛星在太空中可能就差出去好幾百米了。在接收站,我們習慣了說秒,幾分幾秒有什么任務……沒有人說大概、可能、好像、差不多,我們的工作是一件精確到秒的事兒。”談到衛星接收工作,王建平收起了笑容,態度非常嚴謹。
 
王建平說,保障各類衛星數據、尤其是新增衛星發射后的首軌數據的接收,是喀什站最核心的業務之一。首軌數據,指的是指新發射衛星進入太空后向地面系統傳回的第一批數據。衛星從地面進入太空,星上載荷是否正常,星地鏈路是否通暢等,都關系到能否正常接收到首軌數據。
 
為確保完成任務,一般情況下喀什站會提前一個月左右針對計劃發射的衛星制定預案,確定相應各崗位的第一負責人,進行各崗位演練,測試頻率和各項設備指標。在衛星發射升空,并成功接收到首軌數據后,還需要繼續跟蹤測試兩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假如一切正常,則可實現常規的自動化運行。
 
“自動化運行必須以整體系統的穩定可靠為基礎,衛星平臺的載荷越多分辨率越高,數據量就越大,同時段下傳的數據量是巨大的。在衛星高速運轉的狀態下,要確保數據信號的實時捕獲、跟蹤、解調、記錄等工作,非常復雜。這就要求保證所有設備時刻在線,并且處于穩定可靠的理想狀態。喀什站光服務器就上百臺,其余各類設備幾千臺,非常龐大,需要我們花大量的時間去監測、維護、維修、對接、保障。”他說。
 
目前,喀什地面站的團隊以80后為主,也有一部分70后和90后,平均年齡35歲。“我今年就是35歲”,王建平笑著說。
 
“我們在祖國的大西部,人手非常緊張,一個蘿卜一個坑,沒有多余的‘替補隊員’,假如有人生病或請假,就得有其他休息的同事來頂上。”
 
目前喀什站平均每天需要接收近50軌衛星數據,最多時能達到70軌。由于喀什站接收30多顆各類衛星數據,衛星數據接收任務分布在每天的各個時段,喀什站的團隊平均每天在接收衛星數據上就要工作近20多個小時,此外還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進行設備保障。
 
“我們的同事們承擔著艱巨而枯燥的任務,白班夜班,日復一日,但他們又太默默無聞了,太平凡了!”說起喀什站的日常工作和并肩戰斗的同事們,王建平感慨萬分。
 
中科院中國遙感衛星地面站喀什站的技術人員在工作中。受訪者供圖
 
2006年喀什站開始建設,2008年1月28日,正式投入運行。從最初的一座天線到現在的5座天線,從最初的每年接收幾顆衛星、一千多軌數據到現在的30多顆、近2萬軌遙感衛星數據……11年來,日夜晨昏,四季更替,斗轉星移,中國遙感衛星地面站喀什站365天、每天24小時不間斷地業務運行著。
 
也許我們距離喀什千山萬水,那里的年輕科技工作者們少為人知,但我們的生活時時刻刻都離不開衛星數據。喀什地面站接收的衛星數據被用于科研、防災減災、環境監測、林業、國土資源、城市規劃、農業、水利、氣象、海洋、礦業等各個領域,在保障我國西部及中亞地區衛星數據接收、服務地方建設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我也打過退堂鼓,但終究扎根西部,以站為家了”
 
剛剛走出大學校門,王建平在網上投了一份電子簡歷,躊躇滿志地一路就來到了中國遙感衛星地面站喀什站,沒想到看到的是戈壁荒漠,建設工地,滿目荒涼。
 
“我上大學時就對國家的衛星發射非常感興趣,每次在新聞上看到衛星發射成功,自豪感就油然而生,當看到中科院遙感衛星地面站招聘時,我就投簡歷,參加面試了,但真的去了喀什以后,和我想象的差距還是很大的……剛去時也打過退堂鼓。”王建平承認。
 
“我們剛去喀什站的時候,從馬路邊走到工地,進接收機房前,都得先把鞋脫掉,把鞋里的沙子倒掉。”
 
從建站到如今,王建平堅守下來了,在祖國西部邊陲,一扎就是12年。“我作為喀什站第一批工作人員,參與了建站和園區各類建設工作,現在我對喀什站已經非常有感情了,回想起來就像一磚一瓦搭建起自己的家那樣的感情。”
 
中國遙感衛星地面站喀什站。受訪者供圖
 
王建平認為,雖然環境艱苦復雜,但能留住人才,關鍵在于中科院獨特的文化氛圍,優良的“傳幫帶”傳統和學習環境。“只要你愿意學習,在這里不斷能接觸到新的知識、新的系統、新的技術,有很多好領導、好老師愿意指導你,手把手地教你。”
 
談及基礎科研工作,王建平的態度是嚴肅認真的,沉淀著他扎根喀什十余年的思考與探索。“做科研不能善變,一線的科研工作者要想有所建樹,一定要有釘釘子的精神,要有工匠精神。要靜下心來,在一個崗位上持續地長時間地努力,才會有所成就。科研工作者是不可能憑一時興趣,通過幾天努力,就獲得突破的。”
 
王建平說,現在喀什站的建設還遠遠跟不上國家發展的需求,“我們一直在跟跑,跟著祖國的遙感事業跑,跟著國家發展建設的需求跑。”
 
“我們的幸福指數挺高的”
 
人們常說,“不到新疆不知中國之大,不到喀什不算到過新疆”。從北京飛往喀什,最快也要七八個小時,從烏魯木齊坐火車到喀什,要將近18個小時。
 
微信朋友圈曾經有一篇帖子刷屏,《為什么新疆永遠不包郵》?答案就是新疆太大了……
 
“我們所在的位置網購可不太行,好多東西不給寄,喀什站里用網購比較少,局限性比較大,我們一般是定期去采購。”聊到網購,王建平笑著說。
 
在消費者們盡享互聯網購物便利的今天,我們已經習慣了快遞小哥一天兩次上門送貨,很難想象有一群精通最新科技的年輕人,卻過著沒有網購的生活。
 
王建平的同學大多是學計算機電子信息的,有的同學年薪過百萬,有的同學投身商海,生活優渥。“但大家偶爾相聚,我并不會有什么自卑的感覺,反而覺得他們羨慕我多一些。哈哈,因為我的工作是為國家的事業做貢獻。”
 
十年來,作為“科技國家隊”的一分子,喀什站喀什站利用空間對地觀測技術的優勢服務當地,為區域防災減災、糧食安全、資源開發利用、胡楊林保護、數字城市和智慧城市建設等提供技術支持。
 
同時,作為喀什地區青少年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和科普教育基地,喀什站每年還開展專題科普活動,弘揚科學精神、普及科學知識、傳播科學思想和方法。
 
由于工作性質的原因,王建平十多年來將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喀什站,他坦承,“在家里,我是付出得比較少的那個人。剛開始家人也不理解,有怨言,為什么別人周末能回家,你不回家?為什么別人家大年三十都吃團圓飯,你就得去值班?”面對家人的疑問,王建平說,這也是一個從不理解到被動接受,再到慢慢理解適應的過程。
 
如今,王建平已將家徹底扎根在西部邊陲,父母妻兒都在身邊,家人的理解、關心與支持給了他莫大的溫暖和安慰。
 
王建平的孩子今年剛剛三歲,子女教育是為人父母最關切的問題之一。他表示,喀什確實地處偏遠,教育資源相對較稀缺,遠比不上大城市。“基礎教育都可以滿足,但像英語、奧數、鋼琴、舞蹈等這些課外輔導,基本上就都沒有。”
 
“大家都在講起跑線,起跑線確實不一樣。但我經常跟大家說,也許孩子現在條件艱苦一點,起點低一點,厚積薄發,以后會跑得更快更遠。這只是一個起點,起點很重要,但和終點沒有絕對必然的聯系,咱們還要看終點,孩子最終能不能走得更遠,走得更好,關鍵看過程。”
 
在見慣了“推娃”“吼作業”“拼學區房”的焦慮和壓力后,王建平的話是令人深思和難忘的。
 
“也許我們的生活條件略顯艱苦,物質生活水平不算高,但幸福指數是個綜合指數啊,我覺得大家的幸福指數還挺高的。我們很有歸屬感,很有集體榮譽感。我們所做的事,被祖國所需要。我們的工作在喀什當地非常受尊重。這些帶來的成就感和獲得感,是金錢換不來的。”王建平說。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者聯系轉載稿費等事宜,請與我們接洽。
 
 打印  發E-mail給: 
    
 
以下評論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不代表科學網觀點。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雪龍”號離開中山站返航回國 美飛行器兩次對嫦娥四號探測器成像
“協助遷徙”能否拯救帝王蝶 你的朋友“出賣”了你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一周新聞評論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