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冲喜桂仁_贵州信息港游戏大厅_天下书盟神墓续本_徐子凡_一支敢打硬仗、能打胜仗的团队—新闻—科学网
?
 
作者:蘇貴升 來源:中國科學報 發布時間:2019/2/12 9:04:46
選擇字號:
一支敢打硬仗、能打勝仗的團隊

 

蘇貴升

我從參加工作到離休,先是在中國科學院學部辦公室和有關業務局工作,后來負責聯系中科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以下簡稱大連化物所),風里雨里陪同大連化物所走了40多年,離休了還依然想著她、愛著她。

結下了“不解之緣”

1956年,我在大連工學院燃料工藝專業畢業時曾向往到大連化物所工作,但組織上分配我到中國科學院機關技術科學部主任嚴濟慈手下做科研管理。對于科研管理,開始我了解甚少,總覺得沒有第一線實干來勁兒,嚴老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心思,立即找我談心做思想工作。后來我從工作中更加體會到:當代科學研究是一個整體,組織管理和科學實驗缺哪一塊都不行。管理工作是鋪路,我們就是鋪路石,讓一線同志踩著我們的肩膀去攀登科學高峰。

我在學部主要是協助學部委員們對各有關研究所進行管理。燃料化工片的學部委員有侯德榜、侯祥麟、錢志道、張大煜,后來還有趙宗燠等,我負責聯系大連化物所、煤炭室和動力室。在實施十二年科技規劃中,學部辦公室安排我和其他同志負責“石油煉制”和“可燃礦物綜合利用”兩個規劃。承擔單位有石油部、煤炭部、有關大專院校和大連化物所等。從此,我和大連化物所結下了不解之緣。我的橫向分工是負責物理化學(主要是催化)和化學工程。“兩彈一星”任務下達后,中科院成立了新技術局,技術科學部成了新技術局的后院,工作忙得不得了。“兩彈一星”完成后,中科院與國防科委共同成立了中國科學院軍工研究委員會,我是第一、二兩屆的委員,也可能是這個原因,大連化物所承擔的國防任務相對多了一些。

記得第一次國家自然科學獎出爐,大連化物所有兩項獲獎成果:一是氮化熔鐵催化劑流動床水煤氣合成液體燃料,研究成果已超過國際水平,該成果與工業部門合作在錦州石油六廠建立3000噸/年的示范工廠,盡管受經費影響,工業化試驗最終在1960年獲得成功;另一項成果是合成油七碳餾分環化脫氫制甲苯,因抗美援朝急需炸藥,甲苯作為重要原料也在石油六廠建成年產2000噸生產裝置,規模雖小,但在國防上起了作用。從此大連化物所不怵產業化工作,凡是有條件轉化的成果,他們都千方百計地促其產業化,在“四大家庭”(編者注:指中國科學院4個主要的化學所)中,這是大連化物所的強項。

開創了“任務帶學科”

大連化物所是按照任務帶學科的模式發展起來的。20世紀50年代在從事石油的應用研究與開發工作中逐步形成了催化、色譜、化學工程3個配套學科。1958年,中國科學院在大連召開現場會,時任黨組書記、副院長張勁夫把大連化物所這一經驗總結為“任務帶學科”。60年代初,大連化物所不僅對已有學科的發展和提高有很大的推動,還形成了分子反應動力學等新的學科方向。

隨著大連化物所研究任務的變化,20世紀60年代初,該所把石油研究所改名為化學物理研究所。改名對大連化物所科研工作的提高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該所研究水平確有顯著提高。記得美國ICI公司進行以凈化氣3個催化劑為中心的合成氨工業革命時,原化工部副部長張珍與所長張大煜聯系,問張所長能否與化工部合作,使中國的合成氨工業也能實現這一革命。國家下達任務后,大連化物所與當時的化工部北京第一設計院、上海化工研究院、南京化工研究院、北京化工實驗廠等單位合作,僅用了不到兩年的時間就完成了從小試到中試,一直到大型化肥廠工業化的全過程。此項成果曾提名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

2000年以后,大連化物所的催化領域已成為國內優勢學科,在國外也有一定影響。不僅在多相,也在勻相方面開展了廣泛研究。經批準,已在該所建成催化基礎國家重點實驗室及國家催化工程技術研究中心。

到2002年,以色譜為重點的分析工作已召開十多次全國色譜分析交流會,推動了全國色譜工作的發展,當時已成為國家色譜研究分析中心、國家進出口商品檢驗理化測試認可實驗室,色譜分析的許多方面都在國內外處于領先地位。

科学新闻 化工方面,膜技術已在2000年發展成為國家工程研究中心,已建成膜基地形成規模生產;燃料電池工程中心研制的千瓦級質子膜電池已通過技術鑒定,進入組建生產階段;2001年按中科院的部署參與生物技術研究,成立生物技術部,推動生物工程發展。

科学新闻 分子反應動力學及在這一方向指引下布點開展的化學激光工作都有很大進展,均已發展成為國家重點實驗室。

交出了“滿意答卷”

科学新闻 20世紀60年代末70年代初,中央專委向中國科學院下達了空間飛行器姿態控制推力器的研制任務。任務是七機部一院和五院分別提出的,其中解決姿態控制催化劑是關鍵問題之一。當時中科院長春應化所、化學所等許多單位都有催化方面的工作,交給誰呢?大連化物所對于承擔國防任務異常興奮和積極。經研究還是把任務交給了大連化物所,并找了姜炳南、楊寶山等座談。他們堅決表示:“國防任務就是軍令,國防所急就是我們所急。再硬的任務一定完成。”此后,由姜炳南、楊寶山、周業慎等成立了攻關組。沒想到,經與提出任務單位互相交底后,發現這個任務確實很難。但是他們毫不畏懼,靠團隊精神,精心研究,經過10年的努力,先后完成了幾個牌號的催化劑,并提前1年拿出了工業化生產的產品。遠程導彈于1980年5月準確打中太平洋靶區,通信衛星于1984年4月準確入軌。

提濃重水的工作也進行得好。由于西方對我國實行禁運,國家計劃用雙溫交換法建廠,短期內還難以投產,氫彈工作做實驗急需的少量重水也提供不了。正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大連化物所克服填料塔的放大效應采用多管塔,不僅解決了急需的樣品問題,還研制成了一種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重水生產新方法,很快在亮甲店等地完成中試建立生產裝置投產,解了燃眉之急,使氫彈工作能按時完成計劃。此外,大連化物所急國家之所急,生產的低冰點柴油在珍寶島保衛戰中立下了赫赫戰功。到2002年左右,已運轉30多年的生產裝置仍在運行。

燃料電池是一個綜合性的系統工程,考慮到大連化物所在科研組織管理以及有關系統工程研究方面的能力,中科院將這一重要課題交給了該所。全所組織100多人進行會戰,在美國阿波羅飛船上天后不久,就攻破了諸多難點,終于拿下了載人飛船用的兩個型號的燃料電池。

我在想,大連化物所為何總能在各個歷史時期抓住國民經濟和國防建設中急需的任務作出出色的成果?因為他們是一個協力攻堅、特別能戰斗的團隊,是一個敢打“硬仗、大仗”,特別能奉獻的團隊,這是他們給我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

作者簡介:蘇貴升,男,1935年8月出生,中國科學院原基礎局副局長,研究員,1991年離休。

《中國科學報》 (2019-02-12 第3版 綜合)
 
 打印  發E-mail給: 
    
 
以下評論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不代表科學網觀點。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雪龍”號離開中山站返航回國 美飛行器兩次對嫦娥四號探測器成像
“協助遷徙”能否拯救帝王蝶 你的朋友“出賣”了你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一周新聞評論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